首页 东方 千钧一发(7)

千钧一发(7)

千钧一发(7) 凤娆 1033 2017-12-24

    杀气浓烈,夙沙坚锦呆呆的看着她,当初大哥带着她来到前院的时候,他就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儿发生。

  如今见到这个模样,裳芷的灵力,和控制灵器的熟练度,夙沙家,的确是难找第二个。

  夙沙君成逃走了,裳芷当然不会给夙沙繁好脸色看。

  裳芷冷眼看着夙沙繁:”““你说过会给众人一个交代,这个交代是不是有些敷衍。”

  夙沙繁的脸色不变,只冷淡的说:“旬芬,派人将君成拿下,送去宿命谷,给宿命谷发落。”

  说的倒是大气坦荡,裳芷笑道:“我看要给一个时间限制才行。”

  夙沙繁点头:“三天内。”

  旬芬看了看夙沙繁,又看了看裳芷,点头派人去追查夙沙君成的下落。

  裳芷这才摩拳擦掌的看着虎狰,虎狰略带颓靡的看着裳芷,有点胆怯。

  “地狱试炼开始吧。”

  裳芷活动了筋骨,对着狐媚点点头。

  试炼的时候不可以任何人插手干涉,可狐媚看着镇静的众人,总觉得哪里不对!

  夙沙繁大袖一挥,只见天坛猛然风起云涌,变化万千。

  虎狰缓缓的站起身子,仰天长啸,裳芷看出夙沙繁眼里的意思,抬脚走了进去,仿佛沙暴一般,脚步变的沉重起来。

  身子也开始不听使唤,裳芷深呼吸一口气,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  刺眼的光芒照射进来,一个闭眼,再睁开。

  裳芷眉头一皱,四周一片黑暗,说好的地狱呢?

  静得出奇。

  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,这是什么地方?

  该怎么才能过了试炼?一堆的疑问开始在她的脑海里狂涌而出。

  “有人在天坛动了手脚,对你不利,此时你的试炼已经变成了谋杀。”

  声音响起,裳芷惊讶的看着身边的女子,依旧是深色的纱衣松垮的套上身上,一顶帷帽遮挡了容貌。

  可裳芷却知道,她就是宿桐珠。

  “此刻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,跟着我来,我会慢慢和你说的,这条路靠着自己的眼睛是走不出去的。”宿桐珠拉起裳芷的手,她不过就是寄在双扇里的灵魂,可温度却这么温暖。

  裳芷看着她问:“为什么靠我自己的眼睛就出不去?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。”

  “千年坟场,但凡死去的人,都葬在这里,出不去的话,也只能死在这里了。”宿桐珠一边说着,一边解释:“人的眼睛是可以被蒙蔽的,而我不是人,你应该听旬年说了,我是抹灵魂,所以我看见的都不是蒙蔽的,没想到夙沙月芝,年纪轻轻,心肠却歹毒的很,你回去后小心为上。”

  还真的是夙沙月芝,不过…

  “夙沙月芝有这个本事?在夙沙繁的眼皮子底下?夙沙繁可是三大世家之首当家,什么事情,能够瞒的过他?”

  裳芷冷冷一笑,包庇夙沙君成,还要包庇夙沙月芝,夙沙繁,咱们的梁子可是结大了。

  宿桐珠微微握紧裳芷的素手,语气有些软:“他永远都是你父亲,不可能有坏心,表面对你不好,其实心里比谁都关心,他就是这样一个人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