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果不其然

果不其然

果不其然 凤娆 1031 2017-12-24

    

   喝完了药,东方歌将自己的东西也搬来了宿阁,也方便照顾裳芷,此时,正坐在一侧不知瞧得什么书,甚是着迷,裳芷想着刚才东方信说的话,不禁瞄了几眼,此时不问更待何时?

   “咳咳,东方师兄。”

   裳芷轻轻唤了一声,东方歌先是嘴角微微一颤,随后悠悠的抬起头,瞧着裳芷那单手撑着脑袋,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的模样,便知道,定是东方信那小子出的损招。

   宿知川是何许人也,东方信会想到的事情,他想不到?早就在东方歌去为裳芷熬药之时,已经嘱咐了东方歌,不许给裳芷出谋划策,东方歌自然也是想让裳芷欠他一回,也好顺便捞点好处,但宿知川说的不错,他也不想误了裳芷一大事,这两边一想起来,便是头疼的厉害。

   “怎么了?哪儿不舒服?”东方歌虽明知故问,却还是起身走到了裳芷的身侧。

   裳芷难得如此温柔一次,东方歌哪想错过。

   “进了谷,这外面的事情我都不知道,师哥,这外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   东方歌微微一惊,却没料到裳芷问的是这事儿。

   “也没什么大事。”说着,东方歌便将裳芷的双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轻轻的按摩起来,几日下来,这手法已经是娴熟无比。

   裳芷倒是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:“夙沙的事吧。”

   东方歌挑了挑眉笑道:“你怎么一心想让夙沙家出事?不过外面没什么事儿,你多心了。”

   裳芷忽的撑起身子,笑道:“是嘛,乘着天色未晚,师哥你去帮我向掌门要一样东西,可好?”

   “要什么东西?”东方歌饶有兴趣的瞧着裳芷,她竟然什么都不问他,反而让他帮她去拿东西,他笑了笑继续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问我,掌门在想些什么?”

   裳芷却翻了一个白眼,伸了一个懒腰:“这件事情需要我问吗?你要是告诉我,早就告诉我了,还要我问?”

   其实她本来也想问的,可是瞧着东方歌的模样,大概也是不会告诉她,东方歌伸手握紧裳芷的素手:“你果真是懂我。”

   裳芷瞧着东方歌深情款款的眸子,不由的心中一软,立刻羞红着脸,转过了头去。

   她向来不知道怎么处理感情之事。

   “你去和宿知川要我娘亲的画像,便可。”裳芷微微想要抽回手,却被东方歌攥得紧,硬是抽不出来。

   裳芷抿了抿唇:“快去啊,磨磨唧唧什么呢?”

   东方歌忽的将她拉近自己的怀里,轻笑道:“掌门已经订了日子,也宴请了三大世家,六大门派,裳芷你放心,你是我东方歌要明媒正娶的妻子,一定要让你风风光光的。”

   裳芷哪知道他会忽然说这个,脸更是绯红万分:“哼,那我可告诉你,我这个人不喜欢和别的女人共享一夫,你要是和比的女人眉来眼去,我先杀了她,再杀了你。”

   东方歌不怒反笑:“我要是只被美色迷惑,那还轮得到你吗?”

   “你几个意思?”裳芷伸手便推了过去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