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三十五章 伤痕

第三十五章 伤痕

第三十五章 伤痕 吾心 2025 2017-12-24

    郁海贝刚回到家,就感觉周围的气压非常的低,所有的佣人都悄无声息的走动着,没人敢说一句话,手上的动作也是利落不已。

  疑惑的挑了挑眉,她走进客厅,就看到郁淑芬直挺挺的坐在沙发上,神色僵硬,难掩怒气。

  她轻轻的走到齐震身边,悄声问道:“齐爷爷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齐震眼中闪过一道愤怒:“今天家中来了几名郁家亲戚。”

  亲戚两个字,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,听到这句话,郁海贝心中已经有了大概,估计又是那几个表舅舅和表阿姨,再加上几个表哥表姐来了吧,看到外婆气成这个样子,事情的经过她也猜得差不多了,他们每次来不都是为同样一件事。

  长长的叹了口气,她走到郁淑芬身边坐下,双手环住了她的腰,头枕在她的肩膀上。

  “外婆快要过六十六岁大寿了,这次海贝一定要为外婆好好的举办寿宴。”

  听着她软软的声音,郁淑芬的表情缓和的不少,挂起了些许笑意:“你这丫头,去年的寿宴你给外婆弄的最后变成了一场乌龙,今年还想玩啊?算了算了,不办什么寿宴了,只要海贝好好的陪外婆吃顿饭就可以了。”

  郁海贝双眼转了转,想到去年的惨样,不由的干笑了几声:“不行,不行,这次可是六十六大寿啊,一定要好好的办一办,外婆,我发誓这一次一定不会像去年那样了,您不要忘了,我是最会吸取教训的啊!”

  郁淑芬点点头,脸上的怒气已经完全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慈爱的表情,只有面对郁海贝和齐震的时候,她才会感到轻松无比。

  抚着郁海贝的长发,她笑着说道:“每做一件事件,都会有它的利处和弊端,人就是在不断的学习和吸取教训中成长的,有了前车之鉴,做任何决定的时候,就更应该统筹全局,考虑得当,知人善用,一项大的工程只靠一个人时无法完成的,真正厉害的是成为好的决策者。”

  郁海贝静静的看了她片刻,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,用力的点了点头,这是外婆再给她上课,今天那些所谓的亲戚前来应该又是让外婆把公司的权利叫出来吧。

  郁家每次掌权的人从来没有超过六十岁的,但是到了郁淑芬这里,她已经六十六岁了,按照郁家的规定,早在六年前,她就应该把公司的实权叫出来,可是现在郁家其他人,不管是她的下一代还是郁海贝这一代,没有什么特别突出优秀的人,一个好的公司没有一个好的领导人,最终的命运也只有没落,她没有办法让郁家百年的基业从她手中交下去之后,慢慢走向不堪,所以既然没有好的接班人,那么她会继续握着公司的大权。

  郁海贝虽然只有十八岁,但是她的能力和魄力不输她当年,如果好好培养的话,公司交到她手上,她放心,所以她一直在培养着海贝,与其他郁家人虚与委蛇着,再过五年,等海贝真的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,她会把公司的一切交给她。

  郁家的其他人好像明白了她的打算,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家中,总是给她招惹各种麻烦,顺便对她采取一些逼迫措施,想要尽快把她逼下去,想到其他人那些贪婪的嘴脸,她不由的扯出一抹冷笑,就凭他们,想要扳倒她,差的还远了些。

  抬头看到她眼中的那抹冷光,郁海贝将她搂的更紧了:“外婆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努力,接下玉嘉科技,让它在我手中更上一层,绝对不会让它有任何的闪失。”

  郁淑芬深深的凝视着她,眼中闪过一丝欣慰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待郁淑芬睡下以后,郁海贝才回到了房间,看到唐可凝正在为她点香薰,对她点点头,揉着有些发胀的额角朝浴室走去了。

  从她走进房间开始,唐可凝虽然在做着手上的事情,可是耳朵一点也没有闲着,始终在听着她的动静,古耀威说的话,像根刺一样卡在她胸口,他说对于她的爱恋全始于十三年前的那次见面,那么郁海贝对于那次见面的事情还记得多少?虽然古耀威对她没有任何怀疑,可是她心中始终不踏实。

  没过多长时间,郁海贝就收拾后从浴室里走了出来,看到唐可凝还在她的卧室里,无力的说道:“可凝,帮我按一按好吗?身子酸痛无比。”

  “好,”唐可凝连忙点点头,“到床上来吧。”

  郁海贝刚刚趴下就看到唐可凝伸出了手臂,袖子也滑到了她的手肘处,一道道的伤痕映入她的眼帘。

  稍稍一愣,她连忙翻身坐起,抓住唐可凝的手,拧着双眉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受伤的?”

  唐可凝苦笑着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只手收回手,拉下袖子,淡淡的说道:“快趴下吧。”

  看到她的这副表情,郁海贝心中猜到了答案:“是外婆?”

  唐可凝身子微微一抖,低下头还是一言不发,房间顿时蔓延开压抑的寂静。

  轻吐口气,郁海贝走下床,从橱柜中拿出医药箱,重新坐回了床边,拉起唐可凝的手,就为她手臂上的伤痕上药,眼中充满了歉意。

  “可凝,对不起,外婆今天……”

  犹豫了片刻,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没说下去了,不管怎样,外婆拿唐可凝出气是不铮的事实。从小唐可凝做错事,总会受到外婆的惩罚,身上也总是挂着伤痕,不过近几年,外婆除了对她口头责难之外,倒没有再动过手,看来今天外婆气的不轻,才会在拿她出气。

  她眼中的愧疚让唐可凝心中微微一动,凝视着她轻蹙的双眉,一股莫名的情绪滑过,她不想去探究这抹情绪是什么,她拍自己会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。

  “没关系的,我已经习惯了,”顿了顿,她快速的看了一眼郁海贝,然后移开视线,迟疑的说道,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五岁那年,我在客厅里跪了整整一个下午……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